首页 > 新闻动态> TTC新闻

新闻动态

气候谈判——风雨兼程20年

        2010年11月29日,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新一轮谈判将在墨西哥坎昆市举行。这次为期12天的会议意义重大,来自全球近200个经济体的首脑及环境官员将重拾去年此时在丹麦哥本哈根未竟的使命——出台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应对气候变化全球减排协议。
        如果把1992年巴西里约热内卢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前的几年谈判算在内,气候谈判已经走过了20个春秋,可谓风雨兼程。抚今追昔,从里约热内卢到哥本哈根再到坎昆,全人类共同应对气候变化、拯救地球的漫漫征程,始终坎坷与希望交织。
     
    里约——“播种任务”
        1992年6月,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在巴西里约热内卢召开。此次会议有170多个国家的代表参加,100多位国家元首或政府首脑与会,规模空前。此前一个月通过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为全球减排谈判做出了安排,但会议未能就发达国家应提供的资金援助和技术转让达成具体协议。这一会议完成了“播种任务”,而“获得好收成,还需我们的努力和奉献”,大会主席、时任巴西总统科洛尔如是说。的确,《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是世界上第一个为全面控制温室气体排放、应对全球变暖的国际公约,然而其留下的资金支持额度和技术转让等具体问题至今没有完全解决。发达国家普遍逃避和转嫁责任,成为气候谈判路途坎坷的重要原因。
     
    京都——拉锯战
        自1995年开始,气候谈判开始围绕《京都议定书》展开。这一谈判过程中同样经历了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的激烈斗争。比如,美国在京都会议事务级谈判阶段一直坚持在减排问题上维持现有规模的顽固态度。美方还先后派出两批议员来京都坐镇监督,不许本国谈判代表让步。美国代表甚至表示:“如果不规定发展中国家将来也承担减排义务,那就不签署《京都议定书》。”美国的立场引起了与会各方的普遍关注和强烈不满。众所周知,全球变暖主要是由发达国家长期大量排放二氧化碳等温室气体造成的。为进一步敦促发达国家在2000年之后加大减排温室气体的力度,京都会议特地将削减发达国家的温室气体排放量作为中心议题予以审议。 但是,发达国家首先考虑的不是全球利益,而是自身利害关系,因此它们自己提出的减排目标都比较低。经过轮番激烈的讨论,最后37个发达国家不得不在《京都议定书》中承诺承担框架性减排义务。《京都议定书》没有规定发展中国家承担减排义务。但是,由于一些发达国家缺乏政治诚意,实现既定目标的进展十分缓慢。比如在2001年刚开始其第一任期的美国总统布什就宣布美国退出《京都议定书》。
     
    巴厘——眼泪“挽救”大会
    有鉴于《京都议定书》的经历,为保证各方在2009年就2012年议定书第一承诺期(2008年至2012年)到期后的全球减排达成协议,人们将希望寄托于2007年12月在印度尼西亚巴厘岛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在这次大会上,各方对《京都议定书》第一承诺期到期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问题进行了激烈讨论,以至于出现了联合国气候谈判“大管家”德布尔“泪洒路线图”的经典一幕。在巴厘岛大会的最后一夜,经过数天的彻夜谈判后,一份《巴厘路线图》草案摆上了桌面。除了美国以外,所有国家都已同意签署。发展中国家代表猛烈抨击美国的立场,双方僵持不下,路线图面临“胎死腹中”的厄运。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大会主持人德布尔突然泪流滂沱、泣不成声,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呆了。随后,德布尔在助手的搀扶下走出了会场,背后留下一片掌声。一个小时后,当德布尔回到会场时,不知是眼泪的力量,还是众意难违,美国代表改变立场,同意在文件上签字。《巴厘路线图》最终获得通过,并启动了当前的“双轨制”谈判,分别是《公约》下的长期合作特设工作组谈判和《京都议定书》特设工作组谈判。

    哥本哈根——五大关键问题待解
    从2009年11月30日中国谈判代表团抵达哥本哈根算起,中国代表总共在谈判桌前苦战了21天,没有一场谈判是轻松的。在会议期间,当谈判工作组逐渐开始有条理地讨论工作组主席案文并取得进展时,一份由丹麦自行拟定的案文突然出来搅局。中国代表团副团长、首席谈判代表苏伟,因这份案文三次“拍案而起”。中国和其他发展中国家斥责这种“空降案文”违背大会程序规则,脱离了公约和议定书工作组案文的合法基础。由于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抵制,该案文终被抛弃。哥本哈根大会最后形成了《哥本哈根协议》,它虽然不是法律性公约,但为今后的谈判打下了基础。但会议中的五大关键问题尚未解决:一是谈判的基础文件,二是减排目标,三是“三可”问题(可测量、可报告和可核实),四是长期目标,五是资金问题。它们需要留给29日开始的墨西哥坎昆气候变化大会去解决。

    坎昆——并非句号
    经历了去年哥本哈根会议的跌宕起伏,人们对坎昆气候大会寄予期望——各方拿出诚意,在一些分歧较小的问题上达成平衡的一揽子协议,对争议较大问题努力“相向而行”,尽可能缩小差距,为明年南非会议达成最终协议打下基础。12月7日,中国政府代表团副团长、中国外交部部长助理刘振民在坎昆重申了中国原先作出的承诺。即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GDP)二氧化碳排放将比2005年下降40%—45%。他还重申了中国政府国际气候谈判的既定立场。即坚持“巴厘路线图”授权,坚持《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的双轨谈判机制。12月8日中国政府代表团团长、国家发改委副主任解振华在坎昆表示,中方支持坎昆会议按照“巴厘路线图”授权,达成全面、积极、均衡的成果。为此,中方提出了四点建议。坚持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和《京都议定书》为基础,巩固业已取得的共识,推动坎昆会议取得平衡、积极的成果。特别是要在发展中国家普遍关心的《议定书》第二承诺期、快速启动资金、适应、技术转让、森林等问题上取得实质性进展,在减缓、透明度问题上取得积极进展。坚持以共同发展为目标。发达国家应率先大幅减排,为发展中国家腾出必要的发展空间,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转让技术;发展中国家也应在可持续发展的框架下,为应对气候变化作出自己的贡献。坚持以加强合作为途径。发达国家通过国际合作,为发展中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提供资金、技术、能力建设的支持;中方将继续通过南南合作向其他发展中国家,特别是小岛屿国家、最不发达国家、非洲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坚持以切实行动为保障。《议定书》发达国家应努力完成《议定书》第一承诺期确定的减排任务,并在第二承诺期进一步承担大幅量化减排指标;非《议定书》发达国家,应在《公约》下承担可比的减排指标,并兑现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和技术转让支持的承诺;发展中国家要根据国情和能力,采取自愿有效的适应和减缓行动,共同应对全球气候变化。